不要美丽家园被破坏‧边佳兰人群起怒吼

2020-06-14 浏览量: 801

不要美丽家园被破坏‧边佳兰人群起怒吼(柔佛.边佳兰15日讯)在台湾因环境评估不通过被迫异地投资的台湾国光石油化学工业确定将“移师”柔佛州哥打丁宜的渔业小镇边佳兰后,除了台湾当地环保份子痛斥国光石化毒害大马的作法,为此感到愤怒的边佳兰居民也群起怒吼:“国光石化滚出大马。台湾人不要的东西,大马人也不要。”这群居民为了保护家园,异口同声坚绝反对“国光南移”。受影响居民接受《》访问时说,再大的经济效益也比不起他们失去美丽家园所造成的永续性损失。28岁渔民王天华说,他当初听闻石化工业欲“进驻”边佳兰时,许多人都不清楚有关情况,随着事情越来越明朗化,当居民的生活空间、生计和辛苦所建立上来的一切都将受到影响,而且影响範围比预想中广泛时,他们才深深感受到威胁和不安。“老一辈人读的书不多,当初也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和影响力有多大?”他说,石化工业这项“沉重“的课题突然降临到边佳兰后,居民原先悠闲、自由的生活已被打乱。渔民不能出海捕鱼此外,53岁渔民王立坤则说,眼见已推展的填土工程将海域渐渐围绕起来,他对未来也越来越感到茫然。“我们这里的一些渔民已经不能出海捕鱼,捕鱼是我们的收入来源。如果不做这行,还能做甚幺?”他指出,政府口口声声说这是一项转型计划,而且可以为人民带来就业机会,对于那些和他一样已到退休年龄,却仍还要养家糊口的年长居民而言,所谓的转型和就业机会都与他们无关。“这些发展对居民带来的冲击很大,我们感觉很无助,也觉得我们所面对的难处没有人懂。”石化工业如毒品危害下一代“石化工业在这里做一辈子的生意,居民却要赔上自己拼出来的事业和家园,这对居民公平吗?所以,我坚绝反对国光石化到此发展!这个村子是我们的,应该由我们来做主,我们要‘bersih’边佳兰!”从事渔业的37岁大湾居民辛可可说,石化工业犹如“毒品”,所造成的危害将会影响下一代人。“既然台湾政府都拒绝了,为甚幺我国政府却让他们进来?”从事捕鱼业的39岁居民辛瑞德说,若政府能好好发展边佳兰,当地的旅游业前景一定很不错,可惜这里最终却成了其他地区丢弃垃圾的“垃圾场”。此外,53岁居民纪美美说,当她一听闻有石油工业的发展要在边佳兰填土时,她已马上表明反对的立场。如今知道有关工程包含台湾国光石化公司的投资,她很直接地就回说:“人家不要的东西来到我们国家,这怎会好?”“我们家在这里已经传了六代,即使因为发展赔了钱给我们,还是心痛。”捉紧一年观察期反对到底台湾国光石化公司是否落实在边佳兰的投资计划或许尚有一年的“观察期”,发起“愤怒龙虾”这个组织为边佳兰居民争取权益的王天华说,在这期间,他与居民仍会抓住小小的机会继续反对到底。“儘管有关计划似乎已势在必行,但是居民不会轻易放弃争取机会。”他说,当初他们展开签名运动支持保留边佳兰的家园时,曾遭遇到不少阻碍,但在困难的处境中仍收集到3162个人签名,这就代表了居民真正的心声。“我能够体会到一辈子住在这里的居民的心声,所以我们会尽自己的努力避免‘灭村’的事发生。”他希望再举办一些相关性的讲座,让更多居民包括外人,能够真正理解到在边佳兰开展的这些发展工程是对居民造成了怎样的影响。“由于愤怒龙虾是由几个年轻人共同组成,他们也期望通过网络的力量,继续向外界发声。”他说,虽然计划看似已在推行,他和其他热爱边佳兰这个小渔村的居民还是会尽一己之力做能做的事。一人一句王敬璧(71岁,自僱人士):我能够接受发展,但是发展要牺牲我们的家园、生计和祖宗的安葬地,我不能接受。林顺风(60岁,自僱人士):发展只对国家有帮助,对人民有甚幺帮助?辛瑞德(39岁,渔民):政府没有听取人民的心声,我们反对就“无效”!辛可可(37岁,渔业):石化工业来到这里是做一辈子的生意,居民却要赔上自己拼出来的事业和家园。林顺风(60岁,居民):发展只对国家有帮助,对人民有甚幺帮助?王敬璧(71岁,居民):我可以接受发展,但是发展要牺牲家园、生计,甚至是老祖先的长眠之地的话,我就无法接受。纪美美(53岁,旅游业者):人家不要的东西推到我们这里,哪里好?王天华(28岁,渔民):我们当然希望国光石化不要来到这里,石油提炼已经不好了,何况是污染情况更糟的石化工业。王立坤(53岁,渔民):前面的路不知道要怎样走?我希望有外界的人来帮忙我们。‧报导:张赛玉、摄影:林添喜‧2012.05.1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